糖籽儿星星

“拔蒲歌”

纳兰妙殊:

这几天开心的事是:


女友C给我看一幅字,诗人雷平阳给她写的。诗是《乐府诗集·清商曲辞六·拔蒲》:




青蒲衔紫茸,长叶复从风。与君同舟去,拔蒲五湖中。


朝发桂兰渚,昼息桑榆下。与君同拔蒲,竟日不成把。




感叹了一阵这恋爱之美。她说:一整天啊。竟日不成把。古诗亦有如此甜美无愁的。


我:这个句式是上承诗经。“终朝采绿,不盈一掬”。以及,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”。但还是乐府更甜。玩了一天,最后随便揪几根蒲回去给爹妈交差。


C:是,诗经太苦了。你看这两人还很会玩,把船停在岸边桑树榆树的荫里。


我:此处必然有一万字野合。


C:此处应有朱淑真那个“娇痴不怕人猜,和衣睡倒人怀”。和衣就行了,你不要污,乐府也是思无邪。


我:不要看不起野合啊,没有野合哪有孔子?




愉快地聊完了,忽然想起答应帮另一个朋友S想新书的书名。“拔蒲”多好啊!




立即跑去跟S说,你的散文集叫《拔蒲歌》怎么样?


S:哇!这个好!!!不过不会被人说抄汪曾祺吧?


我:汪曾祺有“拔蒲”?


S:有《蒲桥集》,有《孤蒲深处》。


我:切!他的名字不如咱这个好。“拔”是动势,还有“歌”,是声音。画面感比老汪的强多了。重一个字不算什么。




最后S决定就用这个书名。超开心。


然而,S忽然问了一句:你自己的书名想了没有?


我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呃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没有。


S:…………没关系,我也帮你想……………


我:你的都是我想出来的,你还帮我想?…………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对了“与君同拔蒲,竟日不成把”,这个有点你队和你冬的风格。




与君同乘昆式机,一天没到目的地。


XD

评论

热度(169)